动漫新闻 | 火影漫画 | 火影动画 | 火影剧场版 | 火影忍者MV | 火影剧情分析 | 火影文章 | 火影图库 | 火影壁纸 | 火影Flash | 火影资料

宇智波佐助

基本信息

(うちは サスケ,Uchiha Sasuke)
又译:内轮佐助(香港译名)漫画《火影忍者》中的主要人物之一
宇智波佐助声优:杉山纪彰
出身:火之国·木叶忍者村
所属忍者家族:宇智波一族
忍者编号:012606
生日:7月23日(第一部12-13岁,第二部16岁,狮子座)
身高:第一部前期150.8cm后期153.2cm第二部169cm(者之书资料)
体重:第一部前期42.2kg后期43.5kg第二部52.2kg(此为恶意修改资料) 
血型:AB型 
性格:冷静自持,外冷内热,单纯坚韧
喜欢的食物:番茄、木鱼饭团 讨厌的食物:纳豆、甜食
想挑战的对手:宇智波鼬 漩涡鸣人
复仇对象:宇智波鼬(前期)木叶(现在)
喜欢的话:力量
兴趣:修炼、散步
忍者学校毕业年龄:12岁
查克拉属性:火、雷
任务经验:D级7次,C级1次,B级2次,A级6次,S级0次(截至《者之书》记录时)
祖先:六道仙人(佐助是六道仙人长子的后裔)
父亲:宇智波富岳
母亲:宇智波美琴
哥哥:宇智波鼬
羁绊:漩涡鸣人
同组队友:漩涡鸣人春野樱旗木卡卡西(原第七班);鬼灯水月、香磷、天秤重吾(鹰小队)

身世

与鸣人几乎一开始就截然不同,佐助最初拥有着近乎完美的人生,出生在一个强大的家族,身边有着关心自己的父母,拥有一个全族人引以为傲的天才哥哥,同时自己也是忍者学校第一名的优等生,因为俊俏的外表更成为不少女生追求的对象,所有正常人梦寐以求的,他几乎全部拥有。
但是就在那一天,他失去了一切,从拥有一切变成一无所有。那一天夜晚,宇智波一族大街小巷尸横满地,哥哥站在父母的尸体前残酷地对他进行月读的摧残,并且告诉他自己为了测试力量杀死了一族,从此以后,佐助的人生堕入了黑暗,一生最期待的梦想再也不复存在,正如他所说,”我的梦想只在过去“。敬爱的双亲惨死,从小视为偶像和敬爱的哥哥突然变成了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这种落差实在不是一个7岁的孩子所能承受得起的,天堂和地狱就差那一道门,经过血红的“那一天”,佐助人生的天平瞬间倾斜,但就在这时,佐助和鸣人相遇了……
名为憎恨的羁绊
佐助给人的感觉是很酷,遭受了这样的压力还一直倔强地挺着,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经过卡卡西的悉心教导,鸣人强大的影响力,以及和自己小组成员一起的出生入死同舟共济相互扶持,让佐助渐渐地感到一丝丝人性的温暖,虽然他仍然没有那么完全地信任别人,但毕竟在试图改变自己,于是就有了舍身相救鸣人这一经典场景(波之国篇)。
但他不惜与自己的出生入死伙伴决裂,与生彼养彼的故乡决绝,再加上念念不忘家仇和杀死亲哥哥,本来就沉默寡言的佐助更在心灵深处筑起一座大坝,阻隔内心的声音,切断外界的交流,随着心理的势能越积越多,势必转为外在的发泄。于是就有了听说鼬的消息发疯似的跑去报仇以至于后来舍弃一切,千里投奔大蛇丸而去的行动。为了追回佐助,鸣人在终结谷爆发九尾的一部分力量,与开启了天之咒印和三勾玉写轮眼的佐助对决,然而一切都是徒劳,鸣人因为对佐助的不忍心最终没能阻止其离开,佐助还是踏上了复仇之路。
剧场版5中,他和鸣人联手打败神农。后来鸣人独自留下,并对佐助说:“我一定会带你回木叶的!”佐助也看到鸣人平安无事这才放心回去。大蛇丸问:“佐助,遇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了吗?”可见,尽管如此,佐助还是无法彻底磨灭对鸣人的友情。或许,这便是在冥冥之中注定的羁绊,任刀剑再过锋利,查克拉再过冰冷,依旧斩不断内心早已建立起刻骨铭心的友谊。
佐助无论是性格还是行为举止,甚至是对白,都能体现出他对哥哥的仇恨。忍者学校的第一新人,身手不凡,且又长得潇洒帅气,深得女生的喜欢……拥有了这一切,看起来应该很幸福才是,可是他却背负着那宇智波家族的血海深仇。他小小年纪,就已经品味了那一种叫做寂寞的酒。他是一个复仇者,只为复仇而存在。
佐助的一家人
宇智波家族的血统,给了他天才的名分,却也让他生活在地狱里。背负了这个命运的十字架,他用他自己的方式来努力地战斗着。在没杀死那个男人之前绝对不能死。他活着的理由仅仅就是为了能把他的哥哥杀死。他一直渴望有超越一切的力量来填补内心的空缺。宇智波家族的血统,给了他天才的名分,却也让他成为一个复仇者。
宇智波佐助和鸣人那种做为同伴的感情。虽然时常口角,不停在竞争,可是他在心底深处,却是非常珍惜那样的感情。嘴里说着互相讨厌的话,可是却在对方生命遭遇危险的时候,他还是会挡在那个他讨厌的人面前。那时候,他难道不记得了,他还未杀死哥哥之前是不能死的,他的生命只为了复仇而存在的。可是谁又能完全理解他呢?父母在眼前被哥哥所杀。全族被灭,给他幼小的心灵重创。换做是任何人恐怕都不能看得开吧。于是便产生了黑暗,但是鸣人相信一定可以救回佐助。佐助的性格和经历非常复杂、悲剧,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人贬低他,可谓是火影里备受争议又复杂的一个存在,其实力也是备受争议。
生存测试篇
成为第七班成员之后,佐助对队员并不关心。他既不搭理鸣人的挑衅,对小樱的善意举动也很冷淡。当第七班开始旗木卡卡西的铃铛测试时,他从一开始就决定独自对付卡卡西,根本没打算要两个队友帮忙。在卡卡西毫不客气地向他指出这一点后,佐助认识到要成为一个忍者,就必须和队友合作。于是他不顾卡卡西的禁令,把自己的便当给鸣人吃,也因此前无古人地通过了卡卡西的测试。也可以说,如果没有佐助,三个人也不可能前无古人的通过测试了。以此突出佐助对鸣人的重要。
波之国篇
第七班的第一个重大任务是护送桥梁建筑师去波之国。出发不久,他们就遭到了鬼兄弟的偷袭。面对两个雾隐的中忍,鸣人被惊呆了,失去了抵抗能力。而佐助则充分发挥自己的天份,抵抗了一阵,直到卡卡西出手救援。不久之后战斗再临,卡卡西被再不斩用水牢术困住,佐助和鸣人合作,用风魔手里剑-影风车将伪装成苦无的鸣人掷出,解开了再不斩对卡卡西的束缚。在再不斩被击败以后,卡卡西决定通过爬树教鸣人、佐助和小樱如何控制查克拉。鸣人和佐助互相竞争,很快都爬到了树顶,两人的友谊也进一步提升。.
假死的再不斩带着白一周后再次出现,向第七班复仇。佐助的对手是拥有血继限界的白。由于训练的缘故,佐助很快跟上了白的速度。白为了摆脱劣势,使出秘术——魔镜冰晶,将佐助困在其中。此时,匆忙赶到的鸣人冲动地踏进了白的陷阱。佐助在和白的战斗中,不断尝试,最终成功唤醒了自身的血继限界写轮眼。这时的佐助不但可以看穿白在镜中光速般的移动,甚至还可以掩护重伤的鸣人。白利用这一弱点,攻击鸣人以造成佐助的破绽。佐助明知是计,仍然用自己的身体掩护了鸣人。为了掩饰对鸣人的保护,他还强辩说,他这样做不是为了救鸣人,只是身体不由自主罢了。最终,愤怒的鸣人用九尾的力量击败了白,而佐助其实也只是昏死过去,不久就恢复了知觉。 
中忍考试篇中忍考试之前,李洛克前来挑战。佐助认为自己的写轮眼可以复制任何招数,并没有没把小李放在眼里,就答应了。但他错误地估计了形势,小李在速度上占尽优势。虽然两个人没有真正动手,但让小李占优的事实还是让佐助非常不爽。之后在笔试中,佐助发现自己一题也不会,但聪明的他很快意识到考试的重点在于考验如何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抄袭,考察的是忍者的观察能力(找到有答案的人)以及在无人发现的情况下快速的获取情报信息的能力(抄袭答案),而不是靠自己答题。佐助利用自己的写轮眼,通过复制其他考生的铅笔的移动完成了考题。在中忍考试的第二部分开始后不久,佐助和小樱在死亡森林遭到了大蛇丸的攻击。在大蛇丸的恐怖实力之下,佐助内心非常恐惧,浑身发抖以至于基本没有还手之力。就在佐助为了保住性命,要将卷轴交给大蛇丸的时候,鸣人适时地出现并阻止了佐助。在鸣人和大蛇丸战斗时,佐助惊奇地发现鸣人居然身手敏捷,完全不是吊车尾的形象。鸣人激发了佐助的斗志。他用绑着线的风魔手里剑将大蛇丸制住,并用火遁忍术延线烧毁了大蛇丸的脸。就在佐助以为已经打败大蛇丸的时候,但这一举动却正中大蛇丸的目的,出于对佐助能力的满意,大蛇丸给佐助种下了天之咒印。佐助痛苦的倒下了,而大蛇丸离开前告诉小樱,佐助迟早会来找他获取力量。因为中了咒印的缘故,佐助和鸣人一样失去了知觉。小樱在一旁照料。正在这时,一群音忍奉大蛇丸之命来干掉佐助。小樱和赶来的李洛克以及第十班酷酷地和三名音忍周旋,但战况不利,小李还受了重伤。这时宁次和天天赶到,苏醒的佐助浑身布满咒印黑色的花纹,愤怒的向着攻击小樱的萨克发难。由于咒印的力量,佐助占据了绝对优势。他用非常暴力的手法扭断了萨克的手臂,并且准备继续向其他两名音忍复仇。小樱察觉到咒印状态的佐助失去了控制,抱住佐助,求他停手。小樱让佐助恢复了正常。在一旁惊恐万状的音忍们留下卷轴,赶紧逃离了现场。在考试的初试选拔中,佐助的对手是音忍的赤铜铠。在比赛前,卡卡西警告佐助不要使用咒印的力量,否则可能直接被淘汰。战斗开始后,开使用他的吸收查克拉的忍术大量地吸取佐助的查克拉,占了很大优势。在不能使用咒印的情况下,佐助将他从小李那里复制来的体术稍加变化成为狮子连弹,并用意志逼退了咒印的发作,最终一招击败了对手。比赛过后,卡卡西封印了佐助身上的咒印以阻止它的发作。此时大蛇丸突然出现,告诉卡卡西和佐助,如果佐助自己愿意,咒印是无法被封印的。大蛇丸在和卡卡西对峙了一阵后离开了。为了防止佐助经受不起力量的诱惑而使用咒印,卡卡西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单独陪佐助修练。佐助在和卡卡西的训练期间,学会了卡卡西的成名绝技千鸟(雷切,因卡卡西曾用千鸟切断过闪电而得名)。同时他还针对我爱罗练习了复制来的小李高速的体术。虽然正式比赛的时候迟到,但佐助这一期间的苦练的成果很快显示出来。他的高速移动让我爱罗疲于应付,不得不用沙子将自己全身包围起来。佐助趁此机会首次使用了千鸟,结果穿透了我爱罗的绝对防御,并击伤了对手。与此同时,砂忍和音忍的木叶崩溃计划开始实施。我爱罗在砂忍的掩护下从木叶忍者村撤退。佐助追击我爱罗,一路上过关斩将,最终追上了后者。佐助一再使出千鸟,并切断了我爱罗用沙所凝成的一只手臂。被激怒的我爱罗使用守鹤的力量反击佐助。而佐助则由于咒印的缘故,体力不支倒下了。紧急关头上鸣人正好赶到,一番苦战后击败我爱罗。佐助对于鸣人在这一战中表现出的实力,表现出惊讶和嫉妒。
鼬的回归篇
在得知卡卡西被突然出现在木叶村的鼬击败后,佐助去探望卡卡西打听消息。从看望卡卡西的人那里得知鼬回到木叶村的目的是要寻找鸣人。于是他立刻寻找鸣人,同时向鼬复仇。等找到鸣人的时候,鼬的一句“我对你没兴趣”激发了佐助的怒火。他使出绝招千鸟对付鼬,却被鼬随手破解并折断了手腕。虽然佐助不依不饶,但鼬似乎并不想搭理他,鼬用月读毫不留情地击溃了佐助并再三强调佐助太弱,佐助精神涣散昏迷,被自来也救走,并被阿凯背去木叶村的医院养伤。
终结之谷篇
纲手回到木叶村后,治愈了佐助的伤势。在医院治疗期间,佐助回忆起他在第七班的历程。他发现自己仍然太弱小,无法打败鼬,甚至被从前的吊车尾鸣人超过。心情抑郁的他和前来探望他的鸣人在医院进行了一次对决。虽然这次对决被赶来的卡卡西阻止,但佐助发现鸣人的新术(螺旋丸)威力与自己现在的千鸟差距之大,内心更加不安。卡卡西在事后现身说法劝说佐助不要过于执着对力量的追求,但佐助已经积重难返。这时,大蛇丸派来的音忍四人组吸引了佐助的注意。佐助认识到大蛇丸给予的咒印的力量后,决定跟随音忍离开了木叶村,追随大蛇丸以换取力量。
在佐助离开村子之前,被小樱追上。尽管小樱极力劝说佐助留下,并表白了对佐助的爱意,希望能帮佐助变强,但佐助的内心却一直充满复仇的决心,身为复仇者的他是没办法留在她身边,只是温柔的说了声“谢谢”,可是这句话却是佐助的真心!然后击昏了小樱,离开了村子。在路上,佐助再次碰到了音忍四人组。这一次音忍给了佐助提升咒印状态的药丸,然后将吃下药丸进入假死状态的佐助封印到特制的棺桶中,带着棺桶离开了。
在音忍一行往大蛇丸方向去的时候,一支由漩涡鸣人、奈良鹿丸、犬冢牙、日向宁次和秋道丁次组成的小队在身为中忍的鹿丸的带领下开始了营救佐助的任务。途中,小队的队员分别先后和音忍四人组的成员进行单挑。这期间君麻吕出现,带走了棺桶,但最终被鸣人追上。这时佐助完成了咒印的升级,破桶而出。恰巧小李赶到,拖住了君麻吕。鸣人最终在终结之谷追上了佐助。
佐助见鸣人穷追不舍,便声称要杀死鸣人。鸣人虽然感觉到佐助的杀意,但决心无论用什么手段都要把佐助带回村子。于是两人开始了大战。起先佐助占据了上风,后来鸣人使用体内九尾的力量力压佐助,但佐助在对阵中升级了他的写轮眼,又再度和鸣人打成平手。这时鸣人体内的九尾让查克拉环绕在鸣人周围,并长出一条尾巴,而佐助则使用了咒印的状态二,变成了鹰的形态。两人各自使出绝招——鸣人的九尾力量的螺旋丸和佐助的咒印状态的暗黑千鸟在终结之谷的大瀑布上碰撞。在僵持状态下,佐助击中了鸣人,而鸣人则在佐助的护额上划出了一条裂纹。两种强力忍术的碰撞产生了巨大的爆炸,爆炸的威力足以山崩地裂。之后,鸣人昏倒在地。胜利了的佐助并没有杀死鸣人,因为他要用自己的方式获得力量,而不是像鼬所希望的那样做。佐助离开了鸣人,去寻找大蛇丸。
第二部疾风传
第二部开始时,佐助的面貌没有太大的变化。他依然冷酷,而且自称斩断了鸣人之间的羁绊,全身心地去追求力量。在三人再次见面的时候,佐助攻击了鸣人和小樱,不留情面。但另一方面,对于一些陌生人,他反而不大愿意随意杀戮。佐助和大蛇丸之间也仅仅是互相的利用关系。和其他音忍不同,佐助对大蛇丸既不恐惧也不尊重。只有在训练的时候,他才愿意和大蛇丸在一起。佐助没有佩戴音忍的护额,他身上唯一的标记就是宇智波一族的纹章。
在第一部到第二部的两年半时间里,佐助的能力大大提高。他使用草雉剑作为武器,并开发了新术千鸟流,可以让全身布满千鸟,攻击靠近的敌人。他还掌握了雷系查克拉的形态变化,可以不借助任何媒介使查克拉刀任意变化。可能由于大蛇丸的影响,佐助学会了类似潜隐蛇手的忍术。他对咒印的控制能力也大大提高,可以做到将身体的一部分提升到咒印状态,实力变得深不可测,甚至可以通过写轮眼与鸣人体内的九尾对话以抑制鸣人九尾的力量。
佐助登场篇
在第二部中,佐助在和佐井见面时初次登场。他对佐井的出现无动于衷,还对大蛇丸的迟到表示不满。当佐井表示他会与比佐助更加好地和鸣人合作时,佐助用写轮眼震慑了佐井。此后佐井试图帮助鸣人和小樱,将佐助带回木叶村。佐助对众人的劝说毫不理会,表示只要能杀死鼬,就算大蛇丸夺走他的身体也在所不惜,然后就开始攻击新成立的第七班。
几轮交手之后,佐助进入了鸣人的意识,发现了九尾的秘密。九尾妖狐对佐助的出现很吃惊,他说佐助的写轮眼和查克拉比他自己的还要邪恶,并说以前见过类似的宇智波斑。佐助对九尾所说的事情并不感兴趣,并开始压制九尾的查克拉。九尾退却时威胁佐助不要杀死鸣人,否则定会后悔。回到现实世界后,佐助准备使用绝招将众人一举歼灭,这时大蛇丸和兜出现了。兜劝说佐助留下第七班,这样可以削弱晓的力量,便于他对鼬的复仇。于是佐助一行三人便消失了。
大蛇丸之死篇
佐助出现在1000个被他打倒的忍者中间,他身上干干净净,一点血也没有被溅到,而且每一个忍者都没有给予致命一击。大蛇丸说即使是被称为天才的他在当年也没有如此实力。这时候的佐助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可以从大蛇丸那里学到的了,就在大蛇丸躺在床上养病的时候突然对他发起攻击,用千鸟锐枪攻击大蛇丸。而早有准备的大蛇丸则现出真身“白鳞大蛇”,要夺取佐助的身体。两人在精神空间里进行战斗。在佐助的写轮眼下,大蛇丸遭到了和当年对战鼬时相同的惨败。他的精神世界完全被佐助吞并了。
在摆脱大蛇丸的控制以后,佐助释放了被大蛇丸关押的水月。他同水月商量要组织一个新的小队,并说早有了人选。两人来到南秘所,说服了有特殊能力的管理员香磷入伙,然后释放了所有的囚徒。接着佐助一行人来到北秘所,准备释放重吾。此人是咒印的源头,拥有双重性格,平时很和善,但当咒印爆发时就抑制不住杀人的冲动。佐助、水月和香磷来到关押重吾的北秘所,并找到了他。正处于杀人冲动中的重吾与水月打了起来,但很快被佐助用大蛇缠住。重吾在佐助的杀气下恢复了正常,重新躲进牢房,害怕自己再次出去杀人。佐助对此表示会当重吾的牢笼,阻止他的杀人冲动。之后佐助又说君麻吕已为他而死,此刻重吾终于知道眼前这人就是君麻吕不惜生命都要将他带回大蛇丸身边的宇智波佐助。为了要见识一下佐助到底有什么能耐可以让君麻吕不惜牺牲来换取他,重吾决定加入他们。佐助的四人小队正式组成,取名为“蛇”,佐助的最大目的是要杀死鼬,而这世界都将因“蛇”的出现而发生变化。
大战迪达拉篇
佐助与“晓”的阿飞、迪达拉相遇,迪达拉与佐助开战。战斗过程中佐助利用自己的雷属性有效地克制了迪达拉的土遁炸弹,甚至破解了迪达拉原本用来杀鼬的必杀技——C4迦楼罗。最终迪达拉败下阵来,在穷途末路之际迪达拉选择同归于尽,为了证明自己的艺术。以及不惜一切也要杀死佐助的决心让他发动了终极艺术自行爆炸,可是佐助熟练地运用了写轮眼,进入万蛇体内用空间忍术跃入其他空间,成功离开爆炸之地,得以保命,而迪达拉则在爆炸中身亡。
兄弟之战篇
在另一边,木叶村收到情报,得知大蛇丸被佐助所杀,便开始进行寻找佐助的任务。“蛇”赶到“晓”的根据地,而佐助更遇到鼬,鼬指示佐助前往宇智波一族的故地,来个了断。
两兄弟决战,初时佐助似乎占了上风,从鼬背后向其插了一刀,但是这却又是鼬的分身,佐助立刻向身后的另一个鼬使用千鸟锐枪进行攻击。后从绝口中才得知,双方似乎是在战斗,但其实只不过是幻术上的攻防战,实体一直未有动身。佐助从鼬口中得知宇智波一族创始人——宇智波斑仍存在的事实,就是斑跟鼬一起消灭了宇智波全族,同时亦得知宇智波斑也同样拥有万花筒写轮眼,而且是第一个以眼睛控制九尾及揭露此眼另一秘密的人。鼬继续向佐助诉说万花筒写轮眼的另一个秘密,佐助之前已阅读过关于宇智波一族的秘密,了解到了万花筒写轮眼终有一天会失明的事实。鼬告诉佐助,本已是万花筒写轮眼拥有者的人,能从自己兄弟那儿取来同样的眼后而创造出带有独特力量的新眼睛——“永恒万花筒写轮眼”,这双眼睛永不会堕入黑暗的失明世界中,而且还会有新的力量产生,这就是万花筒写轮眼的另一个秘密。因此鼬一直以来要佐助练成万花筒写轮眼,正是要这个弟弟作为他的“备用品”,以脱离万花筒写轮眼拥有者失明的命运,而佐助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只有普通写轮眼,鼬即使要自己的双眼也无法成就永恒万花筒写轮眼,却把鼬所说的一切谎言当做事实而向鼬发起了攻击。
两兄弟不断使出绝招攻击对手,基本上是佐助进攻,鼬防御的状态,佐助的实力比起两年多早已今非昔比,然而鼬却持续放水,让其在交战过程中,轻易破解自己的最强的精神攻击——“月读’与最强的物理攻击——“天照”,最后佐助查克拉耗尽之时,决心用自己一手准备的终极绝招来决胜负……
原来佐助先前的火遁术射向天空目的并不是攻击鼬,而是用来制造出积雨云,进而产生雷电,并将自然界巨大的雷电之力通过手中雷电引导向鼬。这个术被佐助命名为“麒麟”。“麒麟”一击将整个据点都击得粉碎,佐助亦以为鼬已被杀…但意想不到的是鼬在麒麟劈下的瞬间以光速开启了须佐能乎完美防御了佐助的攻击。
就在此际,本来被佐助夺去力量、压制在其体内的大蛇丸,竟趁佐助力量虚耗之际企图侵占其身体,他使出自己最大最强的术——“八歧之术”变化出八歧大蛇。但一如日本神话须佐之男斩杀八歧大蛇的具体情景,八歧大蛇八个头颅先后被‘须佐之男’斩下,而本来潜藏在八歧大蛇内的大蛇丸,也被须佐能乎的“十拳剑”(别名酒刈大刀,草雉剑的其中一把,能将所有刺中的东西封印在醉梦的游离世界内)刺中,被永久封禁在葫芦了。佐助的咒印在鼬封禁了大蛇丸之后亦从此消失,但佐助此时已用尽所有力量,连写轮眼都使不出来了。面对鼬强大的“须佐能乎”,佐助无法开启写轮眼的力量,唯有不断以草薙剑引爆符进行攻击,但这一一被鼬的须佐能乎所持的“八咫镜”弹开,鼬步步迫近,最后微笑着在佐助的额头前轻轻点了一下(这里有个典故,佐助小时候每一次缠着鼬,请求鼬陪着自己练习忍术,鼬每一次都在佐助的额头轻轻点一下,并说:“原谅我吧,佐助,下次再教你吧”)说:“原谅我,佐助这是最后一次了。”然后倒下,一时昏天黑地,阵雨迷蒙,天仿佛哭泣一般地,而天照之火仍在不熄灭地燃烧,当佐助看见旁边的鼬再也不动后,他明白了鼬已经死亡,随即满足地笑了一下,也接着倒下了,兄弟躺倒呈现69姿势,仿佛永远隔绝的存在。
阿飞在之后找到并救起已经晕倒的佐助,并告诉了他宇智波家族与木叶曾经的恩怨,而鼬则竟然是木叶的双重间谍,他是为了防止战争的爆发才选择亲手灭掉宇智波一族的,并且鼬其实一直都在暗中保护佐助,当年鼬没有杀佐助,并且一直在培植佐助的力量,通过让他憎恨来不断将写轮眼变强,直至后来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因为在鼬认为,佐助比木叶村更加重要。佐助得知“真相”(阿飞的忽悠)之后十分震惊与悲愤,他决定刺杀逼死鼬的幕后黑手——团藏等三位木叶高层,以及摧毁对宇智波一族实行灭族政策的木叶忍者村。
捕捉八尾篇
佐助的小队更名为“鹰”并临时与晓合作,前往雷之国收服八尾人柱力,拥有新的写轮眼的佐助轻易地获得了八尾人柱力的情报,前往云雷峡。
在云雷峡,“鹰”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强敌八尾人柱力——奇拉比,千鸟流、千鸟、咒印、斩首大刀相继失效,佐助身中七刀,幸得香磷救治,继续战斗。此时,八尾人柱力望速战速决,使出了绝招“第八把刀”,并进一步完全八尾化,佐助想起“鹰”小队对自己的帮助,最后浮现在内心的是鸣人、小樱、卡卡西,当年的第七班。内心的情感催动了他使出天照,击败八尾,将其捕获。不过被击败的八尾却只是八尾的分身。
五影大会篇
鹰小队在一番修整之后决定向木叶进攻,不过途中被告知木叶已被摧毁,于是转变目标——潜入五影大会,刺杀火影!由绝带领其前往五影大会,但在到达之后却被绝出卖。绝告知五影佐助潜入的消息,愤怒的雷影立马开始寻找佐助(由于八尾人柱力为雷影的弟弟,而雷影以为其弟已落入佐助之手,因此对佐助有着很深的仇恨)。随后雷影发现佐助一行,一番开场的激战之后,雷影与佐助进行一对一单挑。雷影的实力强得逆天,佐助在战斗中使出千鸟、天照等绝招,均无法压制住雷影。之后佐助控制天照的形态形成一个黑火之盾,用来阻挡雷影的攻击,可惜雷影选择玉石俱焚,宁可手脚不要也坚持攻击佐助。眼看两人就要两败俱伤之际我爱罗前来助阵,雷影暂时退下治疗断掉的左手。而佐助则对上了我爱罗等四人,战斗中佐助使出了自己新的奥义——须佐能乎,抵挡住了众人的合力攻击。随即佐助放弃与风影、雷影继续纠缠,直奔团藏所在的会谈场所准备和团藏决斗,但是却又遇上了对晓有很深仇恨的水影,而团藏也在此时趁机逃脱,佐助则不得不与水影交手。水影拥有溶遁、沸遁两种血继限界,而佐助因连续与多名高手交战,且须佐能乎使用过多,导致查克拉用尽,同时全身每一个细胞也都疼痛不已,从而无法抵挡水影的忍术。这时绝赶来帮助佐助,使得佐助足以从水影制造的密室中逃脱,但是刚出来又立马对上了土影,被土影的尘遁之术迎面击中。在所有人都以为佐助已死的时候,斑抱着昏死的佐助出现了,并说出了“月之眼计划”……之后佐助被阿飞用时空忍术转移到了另一个空间,由香磷对其进行治疗。阿飞在与五影交涉破裂之后也离开了会场,在斑的逼迫下,五影没有改变决心。最后,临走前宣布第四次忍界大战开始了。
复仇团藏篇
阿飞出现在逃离会场的火影——团藏面前,在将团藏的两个随从用时空间忍术打败之后,阿飞从异空间放出佐助与团藏对决。佐助战斗中使用了万花筒写轮眼瞳术——须佐能乎抓住了团藏,对其质问关于鼬的真相,在团藏说出真相并称鼬为木叶的叛徒之后佐助的怒火爆发,将团藏捏碎。但此时团藏却又再次出现在佐助身后,两人接着继续对决,佐助使用天照等绝招再次将团藏“杀死”,但是团藏仍然再次出现,就在此时,佐助使出了幻术,变化出了鼬的幻像来对付团藏,但这一切竟然对其无效,而佐助却被团藏用咒印束缚住了无法动弹。危急之际,佐助爆发了对哥哥的思念,发挥出了须佐能乎完全体,扭转了局势,而团藏那种杀不死的能力的真面目也渐渐浮出水面,据阿飞所言,那是连宇智波一族都将其列为禁术的绝招——“伊邪那岐”(注:伊邪那岐为日本神话中的创世神,即月读、天照、须佐能乎的父亲)。但在经过了一番艰苦的持久战之后,佐助还是敌友之间依靠幻术将团藏打倒。而濒死的团藏不甘心失败,竟挟持香磷人质。佐助用千鸟锐枪将香磷和团藏一起刺穿。苟延残喘的团藏在最后发动里四象封印术,试图将阿飞和佐助一同封印进体内,结果未能成功。
第七班再会篇
佐助打败团藏后,鸣人、卡卡西、小樱先后赶来,第七班到齐。鸣人的螺旋丸对佐助的千鸟,然后两人一起被相互的忍术弹开,鸣人接着告诉佐助自己的醒悟,佐助答应鸣人的决战宣言后和斑一起离开了现场。佐助因为一天之内用了十多次万花筒写轮眼,视力严重下降,趋近失明,不仅坚持复仇,而且向斑要鼬的写轮眼,声称会亲自解决鸣人。而鸣人因为小樱的苦无有毒,晕的口吐白沫。
永恒万花筒写轮眼篇
佐助回到斑的据点后向斑移植了鼬的万花筒写轮眼,以获得更强大的瞳力——永恒万花筒写轮眼。在长时间的融合之后,佐助的永恒万花筒写轮眼成功了,强大但也十分可怕,一出场就杀死了期间被派来保护自己的白绝,此时正准备到外界寻找强大的敌人。


资料参考 百度百科